影视评论

《大江大河》初评:一个好的剧本有多重要

时间:2018-12-11 18:58:52  作者:马可影像  来源:Mkyx.Net  查看:2  评论:0
内容摘要:撰文:孔鲤《大江大河》开头两集充分证明了一件事:一个好的剧本对一部电视剧的作用有多大。刚播了两集,现在只有王凯的角色登场了,杨烁和董子健的角色还没登场。从剧情简介来看,这样《创世纪》式的三雄结构,分别代表着国营经济、集体经济和个体经济在改革开放的时代潮流中的浮浮沉沉,时代洪流和个...
撰文:孔鲤
《大江大河》开头两集充分证明了一件事:一个好的剧本对一部电视剧的作用有多大。
刚播了两集,现在只有王凯的角色登场了,杨烁和董子健的角色还没登场。从剧情简介来看,这样《创世纪》式的三雄结构,分别代表着国营经济、集体经济和个体经济在改革开放的时代潮流中的浮浮沉沉,时代洪流和个人奋斗结合在一起,构成了这部《大江大河》,从想表达的主旨和人物的设置结构上我们大致能窥探出一二。

王凯饰演宋运辉
不过作为初评,我们先不去思考它整体的戏剧结构和艺术价值,我们先把目光放在前两集上面,只聊一聊这两集的剧作结构。
故事刚开始一分钟,其实是没有一场戏的,都是状态,虽然有点长,但这些状态很重要,这是在用列锦的办法直接描摹出主人公在故事发生时的状态:
养猪的青年戴着厚厚的眼镜,趴在石头上,认认真真地演算着化学题目,石头上用粉笔写满了公式,然后青年算对了。非常开心,把演算纸折成纸飞机,让它在天空任意翱翔。

这是状态的描述,从这个状态中我们能看到,青年家里很穷,每天要忙着养猪,但他仍然持之以恒地在学习。而最后的纸飞机表示的是在时代的潮流下,他最终会随风飞翔。
但是请注意,这不是戏,戏是要有起承转合的,光光是这样的话不叫戏,虽然观众看到这里时,一定清楚,青年是要靠着自己的努力上了大学,改变了命运,但具体是怎么样的努力,那个是戏。
尽管如此,这一幕其实是可以让观众有代入感的。尽管很多观众没有养过猪,尽管很多观众没有在石头上做题目的经验,但绝大多数都是普通家庭出身的孩子,虽然条件比剧中的青年好很多,但仍旧需要认认真真学习,期盼着有朝一日通过高考,考上理想的大学,然后改变自己的人生。因此养猪也好、石头也罢,这些不重要,改变人生才重要。
另一个让观众有代入感的点在于这部剧的选集在安徽泾县。这个地方选得非常好。很多观众看不下去农村戏,认为农村很土,我们抛开这个观点是否正确,可以看到的是,《大江大河》剧组搁置了争议,而直接将故事选在了风景优美、山清水秀的安徽泾县,这里虽然是农村,但历史悠久、环境优美,望着这些背景和色调,不会和观众有太多隔阂,算作是一个平衡。
此外,选在这里还有一个重要点,那就是安徽凤阳小岗村的大包干是改革开放的排头兵,选在安徽开始我们的故事,有以小见大的意味。
说完这些,我们来看戏。

《大江大河》原著阿耐,编剧袁克平、唐尧
翻了一下作者阿耐的原著,发现原著里描写得很简单,比如关于青年宋运辉上大学的事情,只写了寥寥几段话,尤其是本来会给他造成极大阻碍的政审,在小说里更是一笔带过了:“去年街道主任那句‘我们社会主义国家的高中不是给这种人家办的’话,充溢政审全程。姐姐宋运萍痛哭一天,强烈要求将上大学的机会让给弟弟,因为她是姐姐,她岂能占了弟弟上高中的份额。成分是深深刻在他们身上的烙印,岂是那么容易跨越的?”
还是那句话,这属于小说中的状态描述,是可以推动故事的,但是在电视剧里,这样做就是偷懒了,因为我们可以将它当作一个事件来做,那样做的话会让观众有强烈的代入感,而不是让观众作为旁观者知道发生了什么。
很明显,电视剧是将它扩充成了具有起承转合的戏。编剧袁克平和唐尧是这么改的。
在电视剧里,没有直接说姐姐宋运萍将名额让给了弟弟宋运辉,而是姐弟俩都考上了,都有戏,但是当他们把政审材料送过去时,负责人李主任不认账了。
当时正处于转型期,上面的政策下来了,基层要学习贯彻是需要时间的,李主任还没捏得准上面的政策,他也不是一个敢担责的人,因此想扣住姐弟俩的材料不上报。
这个是事件了。如果说小说里只是一句话过去就解决了问题,那电视剧则扩充到了一整集,当直面的危机压迫到主角身上时,他会怎么做来解决?这是戏。
这也是我一直强调的东西,这些年很多电视剧都喜欢平铺直叙,喜欢用对话解决各种问题,虽然事情是过去了,但没有起伏,没有极致,观众看了没感觉,除了硬件设施上去外,没有任何意思。
也因此《大江大河》证实了这一点:一个会写戏的编剧有多重要。
主角面临的是他有生以来最大的压力,尽管这个压力在后来的故事里一定算不上什么,但对于那个青年来说,他已经是赌上了自己的命运。

他站在大院里,背起了中央的指示,一遍又一遍,引起了小镇上居民的围观,这一点很重要,只有青年一个人是构不成对对方的反击的,但是加上居民就不一样了,于是李主任,和居民、青年形成了非常重要的对立结构。
结果是李主任同意了,他愿意冒着风险去递材料。
当观众以为事情圆满结束了,但还没有,因为李主任又抛出了一件事:只能有一个名额,宋运萍还是宋运辉去,只能选一个。
这个转折,一方面是为了引出下面的线索,让姐弟俩的命运发生变化,另一方面也是为了让主角宋运辉面临着更大的痛苦,过去的一切是姐弟俩一起承受,未来只能是他一个人了。
既然只能选一个,选谁呢?
原著里说的是“姐姐宋运萍痛哭一天,强烈要求将上大学的机会让给弟弟,因为她是姐姐,她岂能占了弟弟上高中的份额”,虽然比较符合当时的情况,但放在今天,这个说法是有争议的,为了避开争议,又不能让姐弟俩争这个名额(否则他们的人物设定就偏离了),于是编剧给了一套比较好的说辞:

“以前上高中的时候,学校里说,这样的家庭,不能有两个高中生,小辉就只能下乡去支农,现在小辉能上大学,我愿意放弃。”
这段话合理解决了事件,还立住了宋运萍的人物性格。但美中不足的事情是,姐弟俩只能有一个名额,本身是可以再做一个事件的,也许是因为时间有限,不能过多浪费在这里,因此交代了这件事后,迅速转场。
宋运辉来到了县城。
这是第二集的内容了。第二集的矛盾主线是宋运辉和家里人起了争执,拿到了录取通知书,等他到了县城,也就是第二集的最后十分钟,又都是状态描述。
有年纪比较大的室友,有哭着在读1978年10月出版的《<伤痕>及其他》的室友,有在高呼着“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”,再加上宋运辉自己,这四个人代表着当时考上大学的各种社会人群。
在第二集的最后,有一个室友打听到北京刚刚召开了十一届三中全会,很多年以后的我们自然清楚地知道,这次会议的重要性在哪里,以及它最后导致了什么,而在当时,对那些大学生们来说,这无疑于是一次新世界对他们的招手。
然后那个室友说:“要求改革开放的力量,占据了上风。”

其实这个时候,故事才真正开始。
标签:大江大河 
马可影像 @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4-2018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