影视评论

《无人区》影评:穿越人性的叩问

时间:2013-12-13 9:31:27  作者:本站整理  来源:网络  查看:13  评论:0
内容摘要:人与动物的区别何在?人为何为人?人的动物性与社会性如何共生?  这些对人之存在最本源意义的思考,在我们平稳的生活流中,是习以为常被忽略的,甚至会被一些所谓精明人认为“无聊到吃饱了撑着”的;在快餐化与功利性浓重的影视圈,在票房的压力和主导下,这些思考也被认为...
人与动物的区别何在?人为何为人?人的动物性与社会性如何共生?

  这些对人之存在最本源意义的思考,在我们平稳的生活流中,是习以为常被忽略的,甚至会被一些所谓精明人认为“无聊到吃饱了撑着”的;在快餐化与功利性浓重的影视圈,在票房的压力和主导下,这些思考也被认为题材太严肃“少人问津”,在“欢欢喜喜过大年”的贺岁片中,更是鲜有碰触。然而,今年贺岁档中,宁浩的《无人区》却打破了这些“惯例”。透过广袤的漫漫黄沙,拂去表层的血腥杀戮,通过一环扣一环的惊险刺激,该片呈现的正是对这些思考的审视、叩问与求索。

  把握这样的题材需要勇气、诚意,而生发构思这样的题材也需要契机。几年前,在中蒙边境远离尘嚣的一段生活,让宁浩有了这样的机缘。

  宁浩说:“那时候我在一个荒无人烟的地区拍电影,远离人群和现代文明的时间越长,我就越发明显地感到自己身体中某种东西得到了复苏,比如视力和听力越来越好,对自然环境的感知力越来越强;而另一方面,人与人之间的交流能力却在变弱,甚至变得不那么必要。这些变化,迫使我对人之为人的特性进行思考。在思考中我意识到,人性是由动物性和社会性两部分构成的。动物性很大程度上表现为人的思维和行为中的利己主义;社会性则更多地表现为自我牺牲和奉献精神,或者说是利他主义。不同的是,动物性是本能,是先天的;社会性则是人在成长中不断获得启蒙和培养才能得到的。我就想拍一部表现极端环境中人性的电影,表现人对其之所以为人的社会性的追求,也就是人性救赎的主题。”

  这种带有哲学意味的主题无疑立意颇高,但用镜头语言,既能展示感悟与思辨,又能连结成故事,具有观赏性,无疑是种挑战。为此,宁浩设置了一个虚构空间——“无人区”,就像《红高粱》中那一片火红的高粱地,就像《泰坦尼克号》中即将沉沦的大船,就像《少年派的奇幻漂流》中人与动物共处的方舟,宁浩的“无人区”选在了西部公路上。

  这个“无人区”是一个“解剖室”。在这里,不是没有人,而是不存在道德层面的人。在这里发生的故事是一个连环套:走私犯为贩隼,残忍撞死警察、撞残了杀手;律师潘肖为名利枉法,帮走私犯洗脱了罪名,又贪其车独自驶向西行路,没想到一路反遭走私犯算计,被利用被勒索被惊吓甚至丧命……在一层层抽丝剥茧后可见,一切的源头极其简单,就是一只隼,而隼的一根根羽毛里承载的就是一捆捆的人民币;一个接一个悲剧的根源也极其明晰,就是贪婪。在如此动物性的环境中,放大的是“人为财死,鸟为食亡”的利益驱动。“天下熙熙,皆为利来,天下攘攘,皆为利往”本也是一种社会常态,但宁浩想揭示的是,放纵动物性对利益的极度追逐,带来的是群体性毁灭。促使宁浩去完成这个对人性高难度论述的,正是当下社会不断膨胀的欲望。在宁浩看来,生活在改革开放之后的一代人,最大的变化就是不谈理想、不谈信仰、不谈政治诉求,整个推动力都是个人欲望与社会欲望,所有矛盾都是个体欲望与集体欲望的矛盾,现在人们的思维都太简单了,就是利益诉求,简单得简直有点可笑。

  这个“无人区”也是一个“修炼场”。西部公路就像西天取经路,就像众多妖魔鬼怪“帮助”孙悟空完成了救赎,潘肖遇到的各色人等——被绑架的舞女、货车司机、杀手、售货员,也让曾经怯懦的他用生命完成了救赎。在欺骗、暗算、谋杀等强烈冲突中,潘肖作为人的社会性一点点复苏,突出了社会性教化的作用,彰显了人类文明的力量。潘肖的自我救赎路还包蕴着因果循环,“出来混,总是要还的”。对于潘肖这样的“著名律师”,自以为睿智过人,结果自己成为自己的“掘墓人”。潘肖的反面便是走私犯,他的结局充分说明,教化也不是万能的,人性彻底沦为兽性,就成了永恒的恶。

  其实,人性总是包含两面:本我的动物属性,劝人向恶;生活在现实社会中的社会属性,劝人向善。这两种属性也就是人性的两面性,充满了斗争、挣扎。正如台湾作家刘墉所说,因为人性丑恶,所以我们必须去认识它,因为人性向善,所以我们应该去谅解它。大家在看到超人的时候,也能看到禽兽。尽管我们不能完全摆脱禽兽那般黑暗的人性弱点,但我们始终在试着走向崇高的超人。在此意义上,每个人都有自我层面上的救赎。

  徐峥说:复苏现实主义需要高度智慧,该片的创意可谓智慧。在这个虚构空间里发生的故事看似寓言,《无人区》也被贴上了黑色幽默的标签,但细细思之,除却宁浩式美学风格——粗砺的线条以及暴力美学的渲染,实则充满了现实主义的色调。电影里的人物面临的困境和纠结,在极端状态下内心的挣扎和思考,其实也是我们每个人生活中面临的困境和纠结的极致化。这警醒我们时时反省自身行为:是动物性还是社会性?如何使动物性和社会性达到一种平衡?

  尽管无论影片开头与猴子的对话,还是结尾所云“人与动物的区别在于会用火”,这些结论都还有待进一步探讨,但该片毕竟发出了国语电影的“好声音”。何况,在人类前行的漫漫征程中,还在不断突破自我认知的局限。
标签:无人区 
相关文章
    马可影像 @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4-2018 All Rights Reserved.